莫阿莫

楚郭好吃!
巍澜也好吃!
这集糖好多嘿嘿嘿

截了几张  最后附火哥生无可恋脸哈哈哈

羡羡真是太好太好了而且帅的一批
金凌儿这个傲娇大小姐太可爱了
洋洋撩死了啊啊啊和道长是真的虐
洋洋攥着糖果那里看哭了
星尘好温柔啊..
太喜欢他们了.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遂解衣睡怀民。

(背记承天寺夜游  突然想改一改

黄粱梦

*备亮
*不会写史向  请多见谅

          屋内煤灯摇曳。
          诸葛亮阅完最后一本文卷,将它轻轻放在了桌子上。习惯性的操劳到深夜,他又向身旁之前刘备常坐的椅子望去,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还一样,忙碌紧张的生活,那盏灯,这间屋子,甚至连屋外那颗桃树都还一切如常,唯独他。
         那个温柔的君主。“孤之有孔明,如鱼之有水也。”刘备说这句话时,眼神似能泛出一汪春水。以至于诸葛亮在他走后每夜都会想起这句话,以及他的眼睛——当然,远不止这些。
        他合上眼。

         “孔明。”似是刘备的声音。
        诸葛亮揉了揉眼,是做梦了吗?还是思念过度,以至于都幻听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可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他猛然睁大眼睛,不会错的,刘备与他共度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这脚步声他不会听错——诸葛亮猛然转头,眼前的人满脸疲惫,但见到他又难掩喜悦。
         刘备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整个人更像是经历了一场旅行一样风尘仆仆。
        “主…先帝?”
        现在似乎怎么叫都不合乎体统。
        “几年未见,便如此生疏了么。”刘备笑笑。
        “孤回来了。”
        他眼角微斜,还是那么温柔,深邃而又温柔。

         刘备一直是这样,无意中引惊鸿。
         诸葛亮已经不想去管什么人死能不能复生之类的了,他只知道,他爱的那个人又回来了,又站在自己面前,千真万确——他嚅嗫着,激动着,说着自己平常说不出的话:“臣想你,很想你…你怎么可以丢下这一切就走了…”他伸手抓住刘备衣襟:“你看,你交代臣的臣都做了,汉室也很好…”他不想哭,可就是忍不住,一串串温热的液体顺着他脸颊滑落下来。
        刘备伸手抚过诸葛发丝,“孤知道,孤都知道……谢谢你,孔明。”

夜凉如水。

诸葛亮睁开眼,朦胧中发现天已大亮。他坐起,怔怔地望向那盏烛灯。
——它也早已熄灭了。

        

现在在码 备亮三十题√欢迎蹲坑
占tag致歉

瑞狐
一辆小破车

*abo设注意避雷
*ooc上天

你x蔡居诚

   随手糊了个短篇
   借梗  是跟蔡师兄彻夜长谈会触发的抱猫猫剧情///  ///

    “喵~喵~喵~”窗外传来细微的猫叫声。
      蔡居诚嘴上叨叨的没钱就滚这会终于停下了,转头瞪了你一眼。
     “不许跟上来。”
       他略略整了下衣服,急匆匆地朝屋前的小院走去。“蔡师兄,等等我!”你哪认得住不看,也起身悻悻地跟在蔡居诚身后。一向脾气暴躁的他这次倒也没多说什么,默许你跟在后边。

        四周静悄悄的,只能隐约看见几扇被窗帘封得严严实实的窗户和其后昏暗暗的灯光。
       此情此景,甚好!
       你咽了口口水,缓缓伸出手去想触碰蔡居诚的指尖。
       “滚,离我远点!”他啪地一声甩开了你的手。“蔡师兄,你这么凶态度又这么不好,除了我外真的有人点你吗?你欠的钱什…”
      “不用你管,钱我总会想办法还了的,我…”
        他闭口不言了。你叹了口气,伸手偷偷撩了撩他的发丝,手上香香的。你心想,以后还是不要擅自吃他豆腐了…

       那叫声来自一只小白猫。洁白的毛发,一双湛蓝眼眸在月光下更显空灵。小家伙尖尖的耳朵看到他来抖动了几下,“喵呜~”纵身跃入蔡居诚怀中。

       他的眼神温柔下来了。平日里见多了他的暴躁无礼,你几乎从未见过这样安静的他。蔡居诚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小猫头上轻轻揉了几下。你怔怔地盯着树下的他,月光笼罩下的一切仿佛都变得格外温柔。
       没想到蔡师兄还有这样的一面。
       “看什么看,都让你别跟来了!”蔡居诚感觉耳尖热腾腾的,他赶忙放下小猫,拿出怀里的猫粮手忙脚乱地喂给它。
        你一把拉住蔡居诚,拽着他往回走。
        “干嘛?”
        “日你。”


          室内春光无限好。
      

瑞狐 一个冷到爆炸的巨冷cp


lof上太太好多  吃粮吃的一本满足!

然后我就悄咪咪问问有人想看瑞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