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

非常感谢大家看我的作品💦

小久的十杰设定!
来扩我把qaqqqq我想要列表
qq2352664872

[王者乙女向]他们真的很撩


*含扁鹊/诸葛亮/孙膑/元芳/守约/李白/韩信
*我流  挺甜
*守约有参考官方背景故事
              




扁鹊炼金王

一头金发在面前鎏金色映照下更加熠熠生辉,他臂膀展开手指微屈,风呼啸而起溢满小小屋子。此时华丽容器中液体上升奇迹般聚成一团——炼金之王果是名不虚传。绛紫眸子望向你藏身之处,轻勾嘴角惹你失神。

“……看够了吗。”







诸葛亮分割率

认真讲课的样子很好看。一双手白皙纤长骨节分明,字却是笔锋锐利端正劲挺。即使带着眼镜,仍遮不住那两对极长的睫毛,显得他双眸分外温柔。注意到你的目光,他书写一顿轻推镜框。

“彻夜深思熟虑,仍有一事不解。”
“我若有心悦之人——”





孙膑

机械翅膀随着气喘吁吁跑来的男孩摇晃,一只手紧张地抚上头顶帽沿,苍翠眼瞳中满是期待,还未开口双颊便已通红。

“愿、愿意穿越时空吗…和我一起”






李元芳

一对耳朵奇大无比,毛茸茸的仿佛橱窗里的可爱玩具。而寻声捕迹则无人能及。与其穿行于长安小巷中,一声微响引他注意。眨眼间锋利飞轮被猛然掷出,银白暗器亮光一闪显然被击落。小家伙习惯性地拉拽围巾,遮了一半面貌

“来者何人”
“若胆敢伤他,元芳必将追查到底!”






百里守约

战场上他是守卫军护这长安时和国定,披风上的标志便是他身份的证明。谁不知深谙戈壁上有位勇士射击技巧与厨艺都绝妙无比无人能及——傍晚十分,几盘菜肴被端上桌来香气四溢,面前的人蓬松尾巴微微摇晃幅度不大,却也足以证明他心情愉悦不已。

“开饭。”





李白

铜雀台上醉刻一诗轰动长安自此成名。此时屋顶一袭白衣身影轻巧无比,唇间依旧叼着草叶一副不羁模样。杯酒入肚,利剑出鞘割裂空气,剑影似是银光。他已有醉意,一只手举起酒壶直直立于你面前,耳尖泛起红色,不知是因醉酒还是其他。

“长相思,在长安。”
“可愿与我共酌一杯。”





韩信教廷特使

他是被光明和神圣庇护的特使,责任便是守护人们安全。他疾步冲来挑枪而起正中那吸血鬼心脏,浊血溅至他白色发丝上分外显眼。你惊魂未定瘫坐于地。他急忙曲身扶你,眼里是无限的担忧与关切。

“愿主保佑你…”

十年

       剥开糖纸,圆润小巧的糖块被掷入口中。屋外阳光正好,阿箐拿着竹拐在院中蹦蹦跳跳地自己玩,没有在眼前烦人地乱晃。

       薛洋伤早已痊愈,可他还是阴差阳错地留在了义城。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这可是要收拾的仇人。

      “是否已近巳时?早饭我来做吧。”晓星尘道。

        算了,何乐而不为呢——

        他嬉笑道,
       “道长,今天的糖得给两颗。”

……………………………………………………………

      “晓星尘…!”

      “炼尸还不简单。马上你就得醒过来,被这世间丑恶割裂浸染,你要和我无恶不作烧杀掠夺…什么明月清风…都是狗屁…”

       可是面前人生气全无 ,魂魄破碎,碎得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就这样候了八年。

       候一个再也找不回来的晓星尘。

       候来臂膀断裂,与世长辞。

       最后一颗发黑早已不能吃的糖,连着他的一切,就此烟消云散。

备亮三十题


顺序打乱了  会慢慢写完的
农药人设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三月二十四…今天是三月二十四。”诸葛亮喃喃到。
      “恩,怎么了?”刘备应到。随即一条沉沉的臂弯搭上了他的肩膀,温柔地揉了揉他那一头翘翘的小蓝毛。“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吗?”
       今天是诸葛和刘备在一起一周年的纪念日,他竟然忘了。刘备平时可是个连个什么第一次牵手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日子都会记得的。诸葛亮眉毛皱了皱,难忍失望。
     “没什么…过两天有个想看的电影要上映。”

     “那等上映带你去看。赶紧吃早饭吧,快凉了。”刘备笑眯眯地看着他,把一杯燕麦牛奶往跟前推了推,示意他快喝。
       仿佛根本没察觉到诸葛亮的不对劲,刘备像往常一样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地边聊天边吃完了早饭。

      本就懒得回应的诸葛亮今天回应更少了。

      吃完早饭,诸葛亮去浴室刷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多愁善感了?他双臂撑着池子,懊恼地甩甩头。他听见客厅门堂的鞋柜被打开了。刘备正穿鞋:“亮亮,我出门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诸葛亮随口应下。
       两人养了只猫,名叫小玄,是英短。刚住一起时他俩去家具城选家具,路过家宠物店,恰好看到这只猫,鬼精鬼精的,倒很是有趣。俩人就忍不住买回来了。
        洗漱完回了客厅,给小玄倒上猫粮,随即随意地摊坐到沙发上。
       小玄吃完猫粮,轻轻一跃到诸葛亮身旁蜷成一团儿。他轻轻地抚弄猫咪柔软蓬松的被毛,猫咪舒服地呼噜着。上午阳光柔和,暖橙的颜色撒满了整个客厅,照在诸葛亮身上暖呼呼的。温暖的环境最容易让人犯困。一阵困意袭来,他拽过靠垫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中蓝发男人轻轻握住他的手,湿润鼻息吐在他的脸上热乎乎的。男人双手托住他的后颈,双唇含住他的下唇吸允,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嚯,这梦可真够真实的。直到诸葛亮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嘴中那软乎乎的东西时才感觉不对劲。
       “唔…”诸葛亮睁开眼,视野还不太清晰,脸上却已热膨膨的。他抬起两支胳膊支在两人中间,试图结束这个实在突然的吻。好不容易推开刘备,这才发现屋里并非晃眼的白炽灯光。

         
         是满天的星星。
         桌上放着座星光灯,明显的手工痕迹,显然是自己做的。他知道他喜欢星星。还有那家自己最喜欢吃的甜品店里新出的蛋糕——刘备在灯温柔的暖黄光晕下扬起嘴角,报以诸葛亮一个柔软似那灯光的浅笑。

     “别傻愣着了,纪念日快乐。”
     “…还以为你忘了。”
    

      
       星光映入刘备眼眸,此时此刻没什么比他的眼睛更璀璨夺目的了。
       

澄凌小段段。

*本体是首戏 ooc致歉

尘土碎石漫起,逼人咳嗽几声,眼看已招架不住,周身几头修为尚高的食魂兽却仍咄咄逼人,向自身逼近。不安地把鬓角被汗水黏住的几缕发丝撩至脑后,手中岁华却又被握紧三分。

“杀不死这几只畜生,那就死在这里好了——无妨!”

嘴角已染上丝丝血迹,眼神朦胧终要倒下。此时眼前隐约可见一抹深紫....是舅舅。

被眼前人一把抱住,坚持不住昏迷臂弯之中。埋怨之词早已被从心底涌出的担忧与心疼淹没。这次没有被威胁打断腿啊。

“傻瓜...舅舅来了。”

楚郭好吃!
巍澜也好吃!
这集糖好多嘿嘿嘿

截了几张  最后附火哥生无可恋脸哈哈哈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遂解衣睡怀民。

(背记承天寺夜游  突然想改一改

黄粱梦

*备亮
*不会写史向  请多见谅

          屋内煤灯摇曳。
          诸葛亮阅完最后一本文卷,将它轻轻放在了桌子上。习惯性的操劳到深夜,他又向身旁之前刘备常坐的椅子望去,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还一样,忙碌紧张的生活,那盏灯,这间屋子,甚至连屋外那颗桃树都还一切如常,唯独他。
         那个温柔的君主。“孤之有孔明,如鱼之有水也。”刘备说这句话时,眼神似能泛出一汪春水。以至于诸葛亮在他走后每夜都会想起这句话,以及他的眼睛——当然,远不止这些。
        他合上眼。

         “孔明。”似是刘备的声音。
        诸葛亮揉了揉眼,是做梦了吗?还是思念过度,以至于都幻听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可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他猛然睁大眼睛,不会错的,刘备与他共度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这脚步声他不会听错——诸葛亮猛然转头,眼前的人满脸疲惫,但见到他又难掩喜悦。
         刘备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整个人更像是经历了一场旅行一样风尘仆仆。
        “主…先帝?”
        现在似乎怎么叫都不合乎体统。
        “几年未见,便如此生疏了么。”刘备笑笑。
        “孤回来了。”
        他眼角微斜,还是那么温柔,深邃而又温柔。

         刘备一直是这样,无意中引惊鸿。
         诸葛亮已经不想去管什么人死能不能复生之类的了,他只知道,他爱的那个人又回来了,又站在自己面前,千真万确——他嚅嗫着,激动着,说着自己平常说不出的话:“臣想你,很想你…你怎么可以丢下这一切就走了…”他伸手抓住刘备衣襟:“你看,你交代臣的臣都做了,汉室也很好…”他不想哭,可就是忍不住,一串串温热的液体顺着他脸颊滑落下来。
        刘备伸手抚过诸葛发丝,“孤知道,孤都知道……谢谢你,孔明。”

夜凉如水。

诸葛亮睁开眼,朦胧中发现天已大亮。他坐起,怔怔地望向那盏烛灯。
——它也早已熄灭了。

        

瑞狐
一辆小破车

*abo设注意避雷
*ooc上天